yabo亚博88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奇故事 > 正文

包厢旅伴

来源:yabo亚博88网作者:〔奥地利〕雅可夫·林德时间:2018-04-04 19:00:45

你回头看见了什么?什么也不会有。朝前看呢,也是一片迷茫。

这就对了,就是这么回事。

此刻是凌晨三点,落着雨。列车隆隆向前疾驶,荒野里闪烁着亮点,但你分不清那是灯光呢,还是星光。

道路就是铁轨——为什么没有铁轨直接通向天堂?

旅途的终点站是巴黎。哪个巴黎?是人间的巴黎——咖啡厅、绿巴士、喷泉和涂满淫荡语句的白色墙壁?还是天上的巴黎,浴室里悬挂着风景画《布洛涅森林》?

在淡蓝色的灯光映照下,旅伴显得面容憔悴。他的鼻梁挺直,嘴唇单薄,牙齿特别细密,头发翻卷着,像头海豹。他在唇上留了一撮小胡子,跟鼻子成垂直状。他让人生厌。为什么不直接露出自己的大牙?

在“就是这么回事”之后,他不说话了。一切都告一段落。他开始抽烟。

他的肤色黯黑,皮肤绷得紧紧的,只要用手指轻轻一刮,就可以把它刮破。还有什么好看的,他只有一张脸和一只皮箱。他在箱子里放了什么?工具?铁锯、钉锤和凿子?或许还有钢钻?他要钻头干什么?在脑袋上钻窟窿?有些人是这样撬开啤酒瓶的。喝完了就绘画。他给我画像吗?用什么颜色?水彩还是油画?画好了做什么用?孩子们复活节玩蛋壳,他玩脑壳。

那么,他漫不经心地说,熄掉烟。他把烟蒂往铝盒盖上揉碎,搓出丝丝声响。那么,怎么样啦?

我不知道,我说。我还没想好。这家伙懂吗?

你可能还需要一点勇气,他说。现在是做决定的时候了,反正半小时内,你会睡着,那时候我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
我今晚不睡了,我说,你已经提醒了我。

提醒没有用,他说,在三点到四点之间,人人都会进入梦乡。你是有教养的,当然会明白。

当然,我明白,但是我可以控制自己。

在三点到四点之间,那家伙说,揪着短胡子,我们大家都把自己锁进小屋,什么也听不见,什么也看不见。我们死掉了,每个人都死掉了。四点以后,死神把我们复活,我们醒过来,生命又开始活动。如果不是这样,生命就无法延续。

我一个字也不相信。你锯不动我。

我吃不了你,只能锯,他说。先是腿,接着是胳膊,然后是脑袋。一切都有顺序。

眼睛你打算怎么处理?

吮掉。

耳朵可以消化吗,耳朵长着骨头。

没有骨头,不过难嚼。我不是什么都吃的,你以为我是猪啊。

我想是海豹吧。

那倒是更像,他承认。

一头海豹,我知道。

他怎么说起了德语?海豹都说丹麦语,谁也不懂。

你怎么不说丹麦语?

我在圣克巴登出生,他说。我们家不说丹麦语。他说话躲躲闪闪的。

你有什么办法?他确实可能是圣克巴登人,据说那地方有过这样的人。

那么说你住在法国?

那又怎么样?半小时内你就会完蛋,找到归宿前,不妨多打听些东西。只是你眼下的情形……

他是有些疯疯癫癫,但我怎么办呢?他关上了包厢的门(哪儿找到的钥匙?)。巴黎见不着了,他挑准了天气,你什么也看不见,外面在落雨。他显然可以弄死我了。

你发发慈悲,再把过程描述一遍,好吗?慌乱中你说得很急促。

慈悲正合他的虚荣。被害者病了,病人是无助的。慈悲起了作用。

好吧,先是乱棍,他说,就像教师一样仔细……对那些笨学生,什么都得解释两遍。愚蠢是一种灾难,老师对此也无可奈何……乱棍之后是碎割,得给你放血,这一点很麻烦,哪怕很细心,也常常会弄错肝脏的位置。好啦,接下去才是我刚才说的锯。

你锯腿是在屁股上锯,还是在膝盖上锯?

一般在屁股上锯,偶尔也锯膝盖。我有空时才锯膝盖。

胳膊呢?

胳膊?从不锯肘关节,总是锯肩膀。

为什么?

兴许只是嗜好,没什么道理。手臂上没什么肉,你的手臂一点都没有,但是动起手来,还挺麻烦。

他是对的。

你要想知道吃人的秘密,就问吃人的人。

放作料吗?

只放盐。人肉是甜的,这你知道,谁愿吃甜肉呢?

他打开皮箱。

不!我惊叫起来,我还没入睡啊。

不要怕,看你吓成什么样。我只是想让你看看,我并没有骗你。他说。

123>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标签:悬疑故事
故事:
声明:包厢旅伴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