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bo亚博88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王敦逼京城

来源:yabo亚博88网时间:2018-04-04 01:03:05

王敦认为坐镇襄阳的梁州刺史甘卓是可以和他共同行动的人,因此在武昌起兵前,派了专使邀同甘卓一块儿进军建康,果然甘卓满口允诺。

可是,等王敦上了战船,整装待发时,甘卓的人马没有到,只派来参军孙双,劝王敦不要发兵。王敦惊叹:“甘侯(甘卓为于湖侯)嘴上说得好,怎么又反悔了?无非担心我危害朝廷吧!我是去除掉那几个奸贼,如果成功了,保证甘侯可以晋升为公!”甘卓还是犹疑不决。

王敦又派专使劝说司马承,要他来当自己的军司。司马承把专使囚禁起来,决定出兵征讨王敦。但湘州在末年杜弢的被镇压后,荒芜不堪,既无兵力更无财力,王敦没把它放在眼里,只派了一支队伍去收拾它。

司马承又派主簿邓骞劝说实力雄厚的甘卓,要他进军武昌,攻打王敦的留守队伍。邓骞对甘卓说:“王敦打建康的兵马总共一万多人,留在武昌看家的老弱不会超过五千,将军的部众两倍于他们,顺流而下攻打武昌,就如摧枯拉朽一般。武昌到手,就可以控制荆州和江州,这样,王敦会不战自溃。如果丢下这个必胜的机会,坐待王敦回头再来吃掉你,那就太不知机了。”甘卓还是摇摆不定。

王敦进军的消息传到建康,晋元帝要刘隗及戴渊等火速领兵来保卫京师。刘隗从淮阴领兵到达,文武百官夹道欢迎。他把头巾往额上一抹,神气活现地谈笑风生,似乎王敦根本不在话下。刘隗和刁协晋见元帝,要求逮捕王家在建康的人,一网打尽,元帝下不了手。刘隗开始觉得事情不好办,脸露恐惧之色,说话也没声势了。元帝还派王敦的堂兄弟右卫将军王廙去制止王敦进军。王敦却将王廙留在身边,王廙也就给他出谋划策做帮凶。

王敦兵临建康城下,原想饿虎扑羊,先将死对头刘隗一口吃掉,僚属们劝他说:“刘隗和你势不两立,他的部属又死心塌地要和你较量,这样硬拼不上算。不如先攻石头城,周札(右将军,时都督石头水陆军事)对部属极为苛刻,士兵们不愿在他手下卖命,可能不堪一击。”果然王敦包围石头城,还没展开猛攻,周札就大开城门投降。

周札原是江南最强大的士族之一,他为人贪财好色,吝啬得视一钱如命,确实不得人心。但他投降的主要原因,是王敦出兵是以讨伐刘隗、刁协“发奴为兵”为借口,这就获得了不少士族豪强的支持。周札在朝廷“发奴为兵”后,他的许多佃客和家奴也被征为兵,从而吃了大亏。他因而深恨刘隗和刁协,因此在关键时刻不战而降,使王敦得到空前优势,气焰大涨。但王敦又嫉妒周家门宗强盛,一年多后,以捏造的图谋不轨的罪名,杀害了周札及其家族多人。

王敦占领形势险要的石头城后,晋元帝穿着戎装,督促王导、刘隗、戴渊、周 顗、刁协等,先后反攻,但都被打垮。刘隗和刁协在兵败后,上气不接下气,入宫拜见元帝。元帝流着泪,给了他们一点兵马和财物,让他们赶快逃命。刁协向东逃到江乘(今江苏句容北),被部属所杀,脑袋也被割下来送给王敦。刘隗逃回淮阴,又带了妻儿家属亲信二百多人投奔石勒。

王敦的士兵在石头城内外大肆抢劫,很多官员吓跑了。晋元帝脱下戎装,穿起朝服,说:“王敦要我这个皇位,早点说就是,何必去坑害黎民百姓?”他又派使者告诉王敦:“你如果不忘朝廷,就此罢兵,大家还可以平安相处,倘若不行,那我就回到琅琊(元帝即位前的封国)去,这儿就让贤给你吧!”

王敦眼看皇位唾手可得,不料后院起了大火。原来在王敦向建康进军途中,担心甘卓会在背后捣乱,又派参军乐道融去威胁他,一定要他立即发兵到建康。哪知乐道融对王敦的悖逆很不满意,虽然端着王家的饭碗,但一离开王敦就不听王敦的命令,反而劝甘卓说:“国家对你恩重如山,你若附和王敦,岂不忘恩负义!你生为逆臣,死为愚鬼,不是永为家族之耻吗!不如以答应王敦之邀为借口,就此发兵攻袭武昌,王敦的将士就会不战自溃,你的巨大功勋也可建立起来了。”甘卓听了这几句话,才下决心发兵,还自我表白地说:“这是我的本意。”

武昌内外的士民,听说甘卓的兵马前来,吓得四散奔逃。广州刺史陶侃得到甘卓飞骑的邀请,也发兵北上征讨王敦。朝廷的官员听到这些消息,高兴得齐呼万岁。甘卓立即被任命为镇南大将军、侍中,都督荆、梁二州诸军事,荆州牧,仍兼梁州刺史;陶侃兼领江州刺史。

王敦深知这两路兵马绝不能等闲视之,心里七上八下。他权衡形势,觉得当前形势对自己不利,只得顺着元帝要求罢兵的坡儿滑下来。元帝于是立即下诏以王敦为丞相,都督中外诸军事,录尚书事,江州牧,封武昌郡公。王敦赌气,一个官儿也不要,只是要朝廷派专使,拿着驺虞幡(皇帝特命罢兵的旗帜),命令甘卓和陶侃停止进军。

朝廷专使出发前,王敦早已派了他的参军,同时也是甘卓的侄子甘卬〔ánɡ〕代表他去劝说向武昌进兵的甘卓:“你的行动是符合臣节的,我不能责备你!我进军建康也是迫不得已,请你也要谅解!想必你一定会回军襄阳,我们还是和好如初吧!”甘卓从来就是优柔寡断的人,嘴里攻打武昌叫得震天响,但军队驻扎在武昌西面的猪口(夏水入沔水处,在今湖北沔阳附近),几十天没有前进一步。他借口要会集各路兵马总攻,其实是在观望。这时,经过甘卬劝说,加上朝廷专使带着代表皇权的驺虞幡一到,甘卓更是打退堂鼓了。

王敦知道甘卓不会攻打武昌,他就不着急赶回去,但也不到建康去上朝。元帝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要文武百官到石头城去劝说王敦撤兵,摸摸他的底。王敦威风凛凛地接见百官,其中周 顗和戴渊的兵马都和王敦狠狠交过阵,因此,王敦劈头盖脸地问戴渊说:“你我前几天打过仗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余力?”戴渊原为广陵的世族大家,少年时生性豪爽,游侠江湖,也曾与人合伙抢劫行旅,不过几十年的官场生涯,已把他的棱角都磨光了。这时听到王敦责问,他含蓄地回答:“谈不到什么有余,可惜力不足罢了!”王敦又问:“我现在的做法,天下人以为如何?”戴渊模棱两可地说:“从表面上看,人们认为是叛逆,但能体谅你的人,还可以说是尽忠。”王敦嗤鼻冷笑道:“你真是会说话!”

王敦转过头来又问周 顗胸有成竹,带刺儿地回答:“大将军带兵来犯朝廷,下官亲率六军抵抗,不能胜任,致使王师打了败仗,这才是对不起你呢!”王敦对于这种冷嘲热讽的答非所问却也无可奈何。接着百官劝他早日撤兵,那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。人们纷纷离去,王敦对迟走一步的王导说:“当年劝进时,我说这司马睿不会和我们一条心,要另找一个年幼好摆布的,你不听我的话,弄得我们王家几乎灭族!”王导还是正言规劝,王敦见话不投机,只好作罢。

王敦为人狠毒,但对周顗和戴渊。

晋元帝接见周顗从容不迫地回答:“我是朝廷大臣,朝廷乱到这个地步,我怎么能逃避责任,草间求活(苟且偷生之意)?更不能如刘隗那样去投敌!”

周 顗横下心来,挺着脖子,等待王敦拿他开刀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标签:东晋
故事:东晋的野史揭秘
声明:王敦逼京城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晋朝

网站地图